月翎的呻吟

下午,1點半,大腦,就像這樣,斷斷續續,連不起來。天空再度飄起小雨,坐在往淡水的的捷運列車上,平常只會呆在前後兩車廂的我,一改往常作風,擠到了中間車廂去;與其說是改變習慣,不如說是大腦無法思考而使自己變得不正常吧!

 左手手心,還留著離開賓館前,怡芳用筆寫下電話號碼,她很用力地重新描了一次,好像怕油性原子筆會輕易被雨水沖洗而去的樣子…在我踏出房間的時候,怡芳給我深深的一吻,很深很深,長達3分鐘的舌吻…原本溼透的背包也乾得差不多,只是裡面的書本和筆記都變得無法使用了;除了背包裡面原本就有的東西以外,多了一包沉甸甸的信封袋,那也是怡芳給我的,在那漫長的吻之後,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準備好的?還是本來有其他用途也不可知…信封裡面至少有好幾萬吧!『究竟把我當什麼了?以我的身高樣貌和沒啥用的小老弟也沒可能去當鴨吧?』或許從踏進捷運站之前,大腦就被類似這樣的事情佔滿了,以致於做出與平常迥異的行為來。

 『最討厭人擠人的車廂了…』

 列車到台北車站,車廂內的人和車廂外的急切地交換著位置,我則一屁股坐在粉紅色發燙的塑膠椅上。『到淡水還有好久啊…』閉上眼睛,怡芳身體的每個部位不斷在小老弟附近徘徊,不知不覺又漲大了起來。為了怕周圍的人覺得我很H,只好用背包壓住,小老弟卻像抗議一樣,不斷頂撞著背包…

 左顧右盼的同時,才發現身旁坐了一個身穿粉紅色外衣,黑色雕花內裡上衣;純白色短裙和同色系高筒靴的女孩。她雪白勻稱的大腿,正展露在一群色瞇瞇的死老頭目光下;她好像有點不自然,努力用小小的手提包遮擋著,卻又不知道該擋住哪裡?

 『這種天這穿這樣…要讓人看又裝害羞,切…』我這樣想著。

 如果直接轉過臉去看清楚對方的長相,這樣實在太失禮了,以致於一直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不是個大恐龍。突然,她站起身,要讓位給一位老婆婆。

 「啊!」女孩驚叫一聲。

 『好樣的死老頭!竟然真的伸出魔爪…』眼看著一個瘦癟猥瑣的痴漢老頭即將把手掌籠罩著住短裙妹的小胸部…

 『挖咧!』突然列車用力煞車一下,女孩反往我身上撲倒!

 『啊!』「啊!」兩個人一起叫了起來。

 背包在煞車時滑落腳邊,短裙妹緊急時抓住了一樣東西…沒錯,我那仍然漲大的小老二!大概她也感覺到了,在百分之一秒後馬上變換動作,卻因重心不穩,又再度往我這方向…迎面而來的卻是她的屁股!

 『嗚…嗚…』短裙妹的屁股用力擠壓著我的臉,用菊花將我釘死在該死的壓克力車窗上!『感覺脖子快斷了!』此時,我的臉是被短裙罩住的,也就是直接與她的屁股正面交鋒,看來我必須鳴金收兵了!否則後果將不可收拾,一敗塗地。

 『喂…喂!』短裙妹扭動著屁股想要站起來,卻苦了當坐墊的我。

 幾次勸阻無效後,只好攻其無備,出奇不意!

「啊~」短裙妹滿臉緋紅地跳了起來。當然,我的頭快穿破強化的壓克力了!

『這該死的傢伙!』不過是在她屁眼附近舔了一下,反應竟然這麼大…

等我恢復意識環顧週遭,卻發覺所有人的眼光分別投住在剛剛持續著猥褻動作的兩人身上…而老頭們又氣又恨,怎麼不是他們隨便一個人坐在我的位置上?

……

氣氛異常尷尬,剛好到了一個偏僻的小站,也來不及看清楚名字,就趁亂拉著短裙妹的手離開了車廂。

『呼…呼…』「呵…呵…」兩個人喘著氣…怎麼出站也記不得了,只知道趕快脫離那些令人厭惡的眼光。

『妳…』「你…」兩個人彷彿很有默契地要開口說話,卻又都提不起氣來接下去。

我繼續拉著對方的手,才慢慢感受到原來短裙妹的手這樣纖細,跟怡芳略粗的手腕和修長的手指不太一樣。而短裙妹也這樣乖乖讓我拉著,我往河的方向走去,不知道為什麼,可能看見開闊的景色會讓心情平復吧…

……

短裙妹從剛剛就一直看著我的臉,是不是在想剛剛自己的屁股到底坐在怎樣的東西上面?

「剛剛…」『剛剛很抱歉,我…對妳…做出了那樣的…』現在反而讓我難以開口明說當時的情況。

「恩…」短裙妹紅著臉,將視線轉到放在胸前的手中。

……

就這樣無言了一段時間。『怎麼我遇到的女人都不喜歡說話啊?』我這樣胡思亂想著。

「啊!學校…」短裙妹突然想到什麼,慌張著。

『恩…看來下午第一堂課是來不及了。』短裙妹沮喪地低下頭。

『既然都翹課了,要不要去海邊晃晃?恩…我不是…只是想補償一下剛剛…對不起妳…』

短裙妹充滿驚異的眼光反映在我的淡褐瞳孔中…『好燦爛的眼睛!』我不知覺地被她吸引著。

「恩…」短裙妹輕輕點了頭。

沒想到生平第一次搭訕就這樣成功了?還有今天中午的〝初夜〞…今天真是個神奇的一天啊…

兩人回到捷運站,重新往原本的目的地前進。

下午三點左右,到達終點站。短裙妹的手機突然響起。

「恩…恩…好,我馬上過去。」短裙妹抬頭看著我,徵詢我的同意。

一種很奇妙的感覺!雖然才遇見不到幾個小時,卻像認識了幾百年、千年之久…我揚起嘴角,溫柔地回看她,四目相交。

短裙妹用軟綿綿的手指翻開我的手掌,突然發覺已經有一個陌生號碼!彷彿吃味似的,用更粗更深的筆,寫了更大的手機號碼在我另一隻手上!

『芸芯…』我默念著附帶在號碼旁邊的名字,還多了一顆白胖胖的愛心…

芸芯早已走遠,我卻仍舊呆立在看得見大海的堤岸邊,湛藍的大海,閃耀著一波波碎在沙石岸邊的光芒…似乎有什麼呼喚著我,心情像腳邊的小草搖盪不安。

『大概吧…希望是…一定…』肥胖胖的紅糟太陽公公已經跟海龍王喝茶去了,我回到學校。在年末有盛大活動的各個社團正忙得不可開交,跟附近幾棟沉靜的大樓形成一種明顯對比。

「喲!」背後傳來嫵媚的招呼聲。她是各社團中最搶手的女孩,月翎。

不知道為什麼,她好像很喜歡穿超低腰牛仔褲,更搞不清楚的是…她好像有意無意都在勾引著我?還是自己A片看太多了,連現實和片中的世界都搞不清楚?雖然學校的校風十分開放,但是這樣的情況時在有點讓我不自在…

「今天怎麼這麼晚啊?早上的課全都沒來厚!老師都有點名喔!」月翎戲謔著說。

『點名啊…真傷…』我自言自語著。

月翎突然間拉著我的手,快步走向社團辦公室。「今天你和我必須把10多張大型海報畫完,請不要繼續發呆了好嗎!期末展覽馬上就要到了耶。」

「噢,對了,其他人說要去吃飯,吃完飯後就會各自回去了,因為我必須跟一個可能不會出現的人完成一堆海報,莫可奈何只好被迫一個人孤單無奈地留下來了。」

「現在那個可能不會出現的人…啊,是非常不可能出現的人竟然像耶穌復活般奇蹟地出現了,剛好可以把稍早我獨立完成的一部分海報加工。唉…笨手笨腳的人也只能幫我分擔這一點點的工作了;記得要細心地畫,如果畫壞了整張要自己重新做,我可沒時間幫你重畫一次…」

月翎同時也是學校中有名的辯論高手,幾乎沒有人可以在她散彈般威力的話語下與她對峙,當然,我也不例外。

社團辦公室果然只剩下我們兩人,月翎把一大張海報鋪平在地上,開始構圖;而我則不甘不願地幫忙完成海報加工…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室內變得鬱悶異常,想到外面晃晃。

離開座位,看到趴在地上的月翎,如往常般她穿著超低腰牛仔褲。她的姿勢正好展露了光滑白皙的腰和一部分性感的股溝…『可能有三分一吧!說不定更多咧!』我正想著那條深遂的黑線到底佔了屁股的多少長度…

月翎抬起上半身,露出疑惑的眼光看著我。「你在發什麼呆?那疊海報的加工完了嗎?」

『哦…我…我想出去透透氣。』邊說邊繞過月翎,逃也似地竄門而出。

在走廊上抬頭看著皎潔的月亮,好像明天就是十五了吧?從以前就有個想法:月亮一定是外星人在天空中打了洞,用超強手電筒…

「又在胡思亂想了?」月翎不知什麼時候站在我身旁。

『啥?』我試圖裝傻。

「看到了吧?我的股溝。」月翎平靜地說著,像是陳述月亮在天上這樣的事實般。

『沒…沒有…』

「呵呵…是嗎?唉…本來想再讓你看更清楚點的說。」月翎端正的五官在月光照耀下顯得美艷動人!

『什…什麼!』我看著跟個子我差不多高的月翎。

「呵呵…沒什麼,月亮曬夠了吧?看來今天是沒辦法回家了,趕快把海報趕完吧!」

『噢…噢。』我回想著月翎的話,猜不透複雜的女人心思。

……

週遭原本明亮的房間也一一被黑暗吞沒,只剩下我和月翎提燈夜戰。

『我去買個熱飲,妳要不要吃點宵夜?』

「恩…幫我買隻甜筒吧!」甜筒是月翎最喜歡的零食,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OK』

在前往便利商店的路上,我看著兩隻手心上,兩組被刻劃的號碼…

叮咚…「歡迎光臨…甜筒兩隻特價30元喔!」

挑了兩隻甜筒和一罐熱咖啡,看著牆上的鐘:11點43分。

叮咚…「謝謝光臨。」

回到社團辦公室,月翎仍在海報上恣意揮灑著。『如果她去學藝術的話,可能會變成一位出名的藝術家吧!』我站在玻璃窗外,靜靜地看著月翎自然下垂、批散在背上的長髮,以及…令人想入非非的誘惑股溝。

突然,月翎身體震動了一下!接著是不自然地抖動…

我趕緊隱身窗後,以免到時候又被臭罵一頓。但是接下來的畫面卻完全出乎我意料。

月翎把手伸進牛仔褲裡,掏出正在強烈震動的跳蛋!奇怪,怎麼我剛剛跟她在一起都沒聽到奇怪的聲音?月翎向窗外張望了一會兒,將跳蛋收到包包裡去。『原來是這樣啊…』那剛剛那個是高潮的抽蓄囉?沒想到月翎平常也會這樣自慰…

我慢慢倒退了十幾步,才故意加重腳步朝辦公室走去,讓月翎以為我才剛剛回來。

『東西買回來了!』月翎的臉色泛紅,還帶有一絲絲靦腆,看來剛剛的推測是正確的。

月翎接過甜筒,發現有兩隻。「你也要吃嗎?」

『不,那是給妳的。』

……

我默默地看的她,月翎顯得很不自然,可能是因為內褲沾滿愛液的關係吧?

月翎邊畫海報邊一口口舔著甜筒,看著她櫻紅的小嘴,開始幻想我自己的寶貝含在她嘴裡的感覺…

「你幹麻一直這樣看著我…很奇怪耶。」

『妳…到底有沒有穿內褲啊?』我也很驚奇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什…什麼!」月翎鼓紅了臉。

『不…沒什麼…』

……

兩個人又變得沉默,只剩下水彩筆和海報的摩擦聲。

我壯起膽,轉到月翎身後去,果然發現牛仔褲有著濡濕的痕跡…月翎的屁股溝不斷在我眼前招搖、誘惑著我的老二…

終於,我一手摟住月翎的腰,一手伸入月翎的股溝中!

「你!你幹什麼!」月翎氣急敗壞地吼著!

『噓!妳不是很想要嗎?剛剛妳自慰的畫面我已經偷偷拍下來了!』隨便說個謊說不定可以讓她乖乖就範。

「什麼!你看到了?不…不可能…」月翎仍然扭動著身體,抵抗著我手指的攻勢。

『我不只看到了,還用手機拍了下來!』此時不安分的左手也撲向月翎的乳房。

沒想到,掙脫我雙手的月翎再次讓我吃驚:月翎主動脫下上衣和牛仔褲,露出性感的胸罩和丁字褲,那條細細的丁字褲如何罩得住她綿密的陰毛和漲大的小陰唇呢?

月翎正視著我,我迎上她的唇,兩人舌頭糾纏著,從嘴角流下了不知道是誰的口水。我用兩手提起深陷在陰唇內的丁字褲,前後摩擦,月翎興奮地擺動著腰…不久前才高潮一次的她,似乎想得到更進一步的愉悅。

「恩…喔…真好…再…再多一點…」月翎的雙手胡亂拉扯著我的頭髮。

我解開她深紅色的胸罩,用雙手捏擠著兩個柔軟的乳房,『比怡芳的還有彈性!』月翎的手也伸進我的上衣裡,用指甲刮著我的胸口和乳頭。受痛的我也在手上增加力道,從左右拉扯到上下晃動,月翎的乳房就像果凍般不斷改變形狀…

可能是月翎受不了了,一手拉住我的右手,往她小穴裡放入。

「恩…就是這樣…」我的手指在月翎小穴中來回攪動…

「恩…呵…呵…」月翎把我壓倒在海報上,兩個人變成了69姿勢,她拉開我的牛仔褲拉鍊,開始刺激我的龜頭。

『哇…真…真厲害!』月翎技巧性地吸、咬、舔、含著。

看到右邊有剛剛拿來上色的最大號水彩筆,就用毛刷刷著月翎的陰核,讓那顆小小渾圓的最敏感部位變成奇怪的綠色。

這招好像漫有效的,月翎加大腰部扭動的幅度,忘我地吟叫著…「恩…真好…真好…再多一點…再來…喔…恩…」

看月翎這麼起勁,乾脆再拿另一隻刷筆,來回點壓著大小陰唇。

月翎也不忘回報我,將我的小蛋蛋用舌頭清洗了一變,指甲也用力扎著我的大腿內側。

眼看著從陰道中不斷流出的液體即將滴到海報上,趕緊叫住月翎。『月翎,我們換個位置吧!』月翎卻沒意識到我底下的海報,轉過身,蹲坐在我的臉上,我只好把工具丟在一旁,用舌頭去迎接沾滿月翎體液的陰部…啵…啵…我的臉頰和她的陰唇摩擦發出令人心神盪漾的聲音。

我把舌頭伸進月翎陰戶裡,往四面八方探索著,不一會兒內壁收縮越來越快,知道她即將高潮了,雙手也加入混戰,拉扯著兩邊突起的乳頭…每一拉扯,月翎的喘息聲越大…「哼…哼…嗚…不行了…再來…再來…」

右手轉動著左邊的乳頭,左手按撫著綠色的陰核,舌頭加快速度吸允著不停流岀的愛液,隨著月翎身體弓起的同時,大量的水也淹沒了我的口鼻…

「呼…呼…恩…」月翎滿意地笑著。

不待月翎高潮的刺激消退,趕緊將肉棒塞入月翎小穴…用力撞擊著。「啊…啊…不要…不行了…太棒了…」本來想趁機草草了事,不讓月翎覺得自己很沒力只能用嘴巴,卻沒想到抽送了4、50次還是一樣維持著令人難以忍受的漲大。

抽出小老弟,去月翎包包翻岀跳蛋,塞入月翎的菊花,打開電源…再將她身體側立,跨坐在兩條大腿中間,抬起她的左腿,再次放入陰莖,刺激著上、中、下三個點;配合後庭的震動,月翎高潮像是高原型的持續著…

『呼…呼…』「恩…喔…喔…」我大口大口喘著氣,可能是動作太大消耗太多體力了,月翎則用手搓弄著自己的乳房和奶頭。看著月翎這樣淫蕩的表情,實在很欠幹,知道自己即將到達頂點了,就讓她雙手撐地,我則趴在散亂著頭髮的背上,雙手繞過去挑逗著紅腫的乳尖,小老弟也很爭氣,強忍著不射出來。

「啊…啊~我要高潮了…要…啊…」月翎激動的呻吟著,也管不了是否有人會聽到了,我家快速度進出著,陰道流出了白濁的不明物。

『啊…終於…』

兩個人一起倒在海報上,任憑精液從陰道中緩緩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