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浪漫母子戀(母親的愛)

原著名:Mother-sLove作者:Rashmi譯者:笑蒼天

    一

    瑪麗小心翼翼的走在林間的小路上,聽著潺潺的水流聲,尋找著水源。小徑兩旁不時伸出來的樹枝的枝杈,弄得她邊找還要躲閃它們,但這並沒影響她的心情,反而聽著漸大的流水聲,心情更興奮和喜悅,她可以痛痛快快的洗個澡了。

    在她的內衣外僅僅罩著一件齊膝的睡袍,手裡拎著一個小塑膠袋,裡面裝的是她準備換洗的乾淨衣物。

    她是和她十九歲的兒子馬修一起來到這樹木茂盛的露營地。

    自從五年前,她的丈夫在一次海外出差途中,因心臟病突發而去世時起,每年在馬修放假期間,母子倆都要來這參加露營。瑪麗年紀輕輕四十歲就守寡,一個人將她的兒子撫養長大。她還有一個大女兒梅格不在身邊,在外上大學,剩下瑪麗一個人照料這個家。

    在一家人剛從死夫、離父痛苦的心情中有所緩和時,馬修對他的媽媽講,他將會照顧她,並且他真的按他的話去做,他是一個乖兒子,儘可能的將家務都攬在身上,並且承擔起一些以前他父親經常做的日常事情。瑪麗非常寵愛她的兒子,並且也非常的崇拜他。他們彼此依靠,相互間支持和鼓勵,在他們母子倆之間的愛,是任何其他母子都不及。

    在瑪麗回憶過去五年和她兒子種種的事情時,不自覺的她離水源已經不遠。

    透過濃密的枝葉,她能夠看見水面閃著粼粼波光,但是水源離她還有不到一百英呎的距離。當她彎身繞過一棵非常巨大的樹時,擡頭眼前一片空曠,望眼過去溪水輕潺的流淌著。

    瑪麗站立在那,欣賞起眼前的美景,水面上倒影著天空的雲彩和堤岸兩邊茂盛的樹木。她正打算繼續前進時,她注意到水裡有個男人,他剛從水裡出來正彎腰夠向毛巾。起初她沒在意他是誰,突然意識到,這個人不是她的兒子馬修嗎!

    瑪麗注視著他為自己擦身子。他全身上下每一處都沒放過,當他猛烈的擦拭他的胯部時,她露出難以置信驚訝的目光。她不敢相信他的陰莖被毛巾擦拭會變得如此大。它立刻變得硬邦邦的戳挺在他的小腹上。

    她突然感覺到很內疚,她怎麼能這麼看她的兒子呢,隨後繼續走向水源。她知道他並沒發現她,因為濃密的樹枝能很好的遮擋住她,並且他一心一意的擦拭著他自己的身體,直到他擦完擡頭,才看見她正朝他走來。

    馬修仰頭,並面帶微笑看著他的媽媽沿著小路走下來。

    「早啊,媽媽。睡的還好嗎?」他拾起他的毛巾,迎向她走去開口詢問道。

    瑪麗只是點下頭,瞅瞅她兒子瘦弱而苗條的身體。他穿上他的短褲和圓領T恤,然後用毛巾不停的擦他的頭髮。馬修上前給她一擁抱,並且親吻下她的臉頰。瑪麗吻下他的額頭,轉身找個地方放下她的塑膠袋。

    「水感覺怎麼樣,馬修?」

    「哦,非常棒啊!感覺好爽!我知道你一定會喜歡的。但是你想好好的享受的話,你一定要脫光衣服。」

    「你在旁邊,才不呢。」

    「那好,媽媽,我明白。我正打算回小屋去呢,但是我建議你最好脫光泡在裡面。」

    「我會試試的。」

    「那好,我走了,一會兒見。不要洗太長了。我們必須在八點趕到餐廳。你還有三十分鐘。」

    「好了,快走吧。」

    馬修哈哈一笑,看他媽媽坐立不安,面帶羞紅,一定在想像著赤裸的浸泡在水中的情景。他轉過身,沿著小路按原路返回。「你知道嗎,媽媽。你不要有什麼擔心。你非常的漂亮。」他揮舞著手說道,消失在樹林間。

    到達餐廳就坐後,馬修湊近他媽媽的耳邊,非常低的聲音詢問道:「做了嗎?媽媽?」

    她開始聽得很茫然,不知所云,立刻她會意到他在問什麼,對他微微一笑,說:「嗯,馬修。你說的對。清爽的溪水擦著肌膚流過的感覺非常爽。我人都精神了。謝謝你的鬼主意。」

    馬修笑顏逐開。他看向他的媽媽。

    她面色容光煥發。四十五歲的她看起來不超過三十五。她經常的鍛鍊,以使得她苗條而富於曲線的身材得以保持至今,並且還有一點,儘管生過兩個孩子,她的乳房沒有絲毫下垂的跡象。她身高跟她的兒子差不多,差點就六英呎了。正因為她的身高,她原本非常大的乳房看起來並不是太大,而是恰恰好。瑪麗是一個活潑的女人,總是充滿精神和活力,並且長得非常非常的漂亮。馬修以她為榮。

    「你看起來太漂亮了,媽媽。」

    「謝謝,親愛的。你也非常的英俊。今天有什麼打算?」

    馬修跟她講,早餐後先是徒步爬山,然後是一些戶外遊戲,接著就是吃午餐和睡午覺。如果這樣晴朗陽光充足的天氣能夠持續到晚上的話,大家還打算來個篝火晚會。

    瑪麗傾聽著她兒子講話,看著他在那比比畫畫,並對戶外活動躍躍欲試的樣子,也為之感染。瑪麗注視著他喜悅說笑的面孔,先前他從水裡出來的情景不自覺的浮現在她的腦海裡。

    瑪麗回憶起他尚幼的身體,當他勃起的陰莖從他金色的陰毛中直直戳出的景象浮現時,她咬下她的嘴唇,將她自己拉回到現實。她看向他,他金色的頭髮,窄窄的下巴,挺直的鼻樑。

    像她以前一樣,最後她的目光回到他非常迷人的深藍色眼睛上。他非常英俊,並且現在長大成人,他繼承了他的父親一臉剛強的外表。她經常的想念她的丈夫,但是現在她將她的心思完全放在她的兒子身上。他是任何一位母親都想擁有的,世上最好的兒子。她非常的驕傲能有這麼樣的一個兒子。

    她回想到過去,當他從高中畢業時,他拒絕了所有大學校的邀請,甚至還有答應給他提供獎學金,就因為他不想遠離他母親。他非常的愛她,就在他的父親突然去世之後,他下定決心決不把她一個人留在家裡。

    她知道她的兒子放棄那些好學校是因為她,她心存感激。現在他在他家附近的一所大學上學,上大二。馬修非常受教授喜愛,特別是女同學。但是他與那些女生保持距離,不想受到任何事情的影響,使得他從他的學業和他的母親分心。

    瑪麗輕輕的拍下他的手,說:「你要去哪組?」

    「我沒定呢,媽媽。你呢?你想爬山去嗎?」

    「我也沒決定呢。」

    「那咱倆一組。我喜歡和你一起爬山。」

    「好的。那我們出去找個組去。我還要準備一下。你想我穿短褲,還是現在這身牛仔褲?」

    「什麼都好,媽媽。你穿什麼都非常漂亮。」

    瑪麗喜悅得笑出聲。她知道這是真的,但是她喜歡它從她的兒子口中說出。

    她知道他只不過是敬愛她,很驕傲他能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媽媽。她也知道他還跟孩子似的,非常的天真,想想他已經十九歲了。

    她站起身,說:「那好,馬修。我要回木屋。你找個組然後接我。我想我還是換上短褲和你爸爸的襯衣。這樣非常輕便。」

    「太棒了,媽媽。我們要出發時我去找你。我想先去告訴其他一些孩子。」

    他親吻下她的臉頰,轉身離開。

    爬山並不輕鬆,還是相當冒險的。馬修一直在他媽媽的左右,幫助她通過那些狹窄難過的地方,有幾次幾乎就在山坡邊上。他們徒步沿著小路,旁邊就是小溪,最後他們停下來吃午餐的地點幾乎就在馬修和瑪麗今天早上洗澡的地方。

    馬修挨在他媽媽的身邊坐下說:「這真是個好地方,是不是,媽媽?沒有人能夠看見你的,除非他們來到你頭頂上。我非常喜歡這隱蔽的地方。你很喜歡裸泳嗎?明天你還這樣嗎?」

    「可能吧。有多少人知道這地方?」

    「哦,大家都知道。但是我們的木屋離這最近,所以我能夠一大早來到這,這裡就只我一個人。如果你想裸泳,或者光著身子泡在裡面都可以,這不會有人來,所以不用擔心。那感覺太棒了!你應該試一試,媽媽。」

    「我不知道。有人突然出現,那真糗死了。」

    「我們早早就來怎麼樣,媽媽?沒人會在七點之前起來的。我們六點就到這,這樣我們有整整一個小時的時間。怎麼樣,媽媽?」

    「那麼早,水不涼嗎?」

    「不太涼。這條小溪來自上遊幾英里的一個溫泉。所以水反有點暖和。去年的那個印第安嚮導告訴我們,這水裡含有豐富的醫藥成分,並且能治皮膚病。他說印第安人常年用這水洗澡,並且醫學家用這水做藥。它對我們很有好處的,媽媽。這樣行嗎?」

    「讓我想想,兒子。」

    「你沒把握在我面前脫光衣服,是不是?」馬修問道。

    瑪麗不知道該如何答覆他。他一直很直接和坦誠,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他是一個單純天真的年輕人,這是她欣賞她兒子的一個品質。所以她知道他不希望拐彎抹角,直接回答他。

    「我想是的,兒子。我不知道這會是一個好主意。」

    「是的,但是我想你同意,媽媽。我的意思是說你以前經常看我光著身子。

    並且坦白說,我並不認為你有什麼害羞的。你的身材非常的棒,媽媽。你應該驕傲啊。」

    「不是這回事,親愛的。當然,我很欣賞我自己的身材。但是你現在不再是個小孩子了,已經長大,是男人了。你在我面前光著身子沒什麼,並不代表我可以在你面前也光著身子。我是你的媽媽。」

    「好了,我不逼你了。但這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不是沒見過赤裸的女人,我在雜誌上看過照片。」

    他們站起身,朝他們住的木屋返回。在去餐廳吃午餐的路上,瑪麗什麼沒說。她不知道她是否能控制住看她兒子赤裸身體時的情感和反應。她很震驚在今天早晨注視她兒子赤裸的身體,使得她有點反應。她感覺到她的乳頭有點變硬,她的兩腿間有刺癢的感覺。她知道這並不是好預兆,所以她不想再面對此情景。

    馬修非常的體諒他的媽媽。他能夠理解她為什麼拒絕他,她不想他看見她赤裸的身體。他看見過她苗條而富於曲線的身體許多次,清楚知道她的肌膚光滑而有彈性,身材婀娜多姿。

    對著這樣的女人他經常有反應,尤其是在她的月經期間,她的身體散發著強烈的雌性氣味。他發現他會因這變得更加興奮,還有她那帖服著絲滑睡衣的身體。他知道她像他一樣,睡覺時不穿內衣。只要早上經過她的臥室,不是她的胸部,就是她的臀部暴露在外面。

    他經常被她的身體吸引,但是他從沒對她有過任何色情的幻想。她是他的媽媽,那只是兒子對母親的愛意。他喜歡擁抱她,親吻她,喜歡體會她柔軟溫香身體的感覺。

    二

    第二天清晨,瑪麗很早就醒來,躺在床上思索她兒子先前對她的請求。她發覺沒那麼為難了,這算不了什麼事情啊。同時她心裡也很清楚她並不是很自信,她真的能夠把握住突發而出的事情嗎。最後她確定他們之間不會發生什麼事情,因為他根本都不去考慮那種事情,我更不該擔心。她感覺信心足了,她會全身而退。

    馬修很早就醒來,並看了看睡在他旁邊的母親。她好像睡的很熟。他很失望,抓起他的衣服和牙具出了小木屋。瑪麗聽到他將房門關上,也爬起床。她知道馬修這麼早出去是去了那條小溪。她想給她兒子個驚喜。她趕緊收拾好她東西,出屋去追趕他。

    他來到小溪旁,脫光他衣服跳進到水中。當他頭露出水面甩頭髮上的水時,看見他的媽媽正朝他走來。他朝她揮了揮手臂叫道,「媽媽,這水非常暖和。」

    瑪麗放下她的塑膠口袋,動手脫她的睡衣,心裡有點戰戰兢兢的。而馬修注視著她,眼神逐漸變得癡迷,他媽媽曲線婀娜多姿的身體,慢慢的展現在他的面前。瑪麗除去她的睡衣看向她的兒子。她僅身著著內衣,站在離他只有幾步遠的岸邊上。她看見他盯看她豐滿的乳房和她那纖細的腰身。

    這時,他面向她,溫柔的說:「媽媽,你真漂亮啊!快啊,跳進來啊。水很暖和,騙你是小狗。」

    「謝謝你的讚美,寶貝。你快把臉轉過去。」

    馬修轉身背向著她。

    瑪麗乘機迅速脫掉她的內衣,好像生怕他什麼時候轉過身,立刻就躍身跳進了水裡。他聽聲扭身看去,在離他沒多遠的距離,她的腦袋露在水面上,左右的甩動,水滴四濺而出。水裡的確非常暖和。她非常喜歡水流從她赤裸的肌膚刷過而帶給她的感覺。

    馬修對她微笑,說:「很棒吧,媽媽?我沒有騙你吧。」

    瑪麗遊向他,當她靠近他時,他伸出一隻手給她,說:「來,我們一起遊,就圍繞著這小溪。」

    兩人手拉著手繞著小溪一起暢遊在水面上。瑪麗只是被他牽引著,跟在他身旁。這時,她看見他翻身背仰,雙腿打水仰浮在水面。她能看見他雙腿之間濕濕的金色陰毛,他軟塌塌的陰莖耷在他平坦的小腹之上。他看見她在盯看他,便停下來。

    「來,媽媽。只這麼幹咭饉肌N覀冏鱟鯗動。看你能抓到我不。」

    瑪麗點下頭,撒開他的手。她遊泳非常好,在好多年前她上大學時,獲得過許多獎項。

    母子倆就在這條小溪追逐起來,當她就要趕上他的時候,猛地紮進水底想把他翻倒。這時候馬修回頭看去,發現她人影全無。突然,他感覺自己被什麼拖離水面,是瑪麗頭紮在他兩腿之間,扛著他要向上翻他。馬修迅速跳開,將她的頭向水裡一按,馬上向外遊去。

    兩人從水裡浮出頭時,幾乎面對面,對此情景不禁哈哈大笑。瑪麗展雙臂摟住他脖子,說:「哦,兒子。這真好玩。你的泳遊得真不錯啊!」

    「嗯,好玩極了,媽媽。你不減當年。你遊的可比我快多了。」

    瑪麗親吻下他的嘴唇,說:「謝謝。在有人來這之前,我們最好馬上離開。」

    「好的,媽媽。但我想先抱抱你。這感覺好棒!」

    還沒等她答覆,馬修一把將他的媽媽攬在懷裡,緊緊的擁抱著他。馬修用力摟著她的細腰,使得倆人赤裸的身體緊密的貼在一起。瑪麗感覺到他的傢夥擠在她雙腿之間。她感覺她的乳頭為他男性的身體刺激得變硬。

    馬修雙手向下摸去,放在她的屁股上,她本可推開他,但她沒有做。他抓著她柔軟而有彈性的屁股,下身用力向前挺去,並且吻向她的嘴唇。瑪麗為他意想不到的舉動感到驚訝,不自覺的張開她的嘴。馬修本能的將他的舌頭探進她的雙唇之間,像他吻其他女孩那樣親吻他的媽媽。瑪麗為他的深吻不禁發出一聲呻吟,抓著他的屁股緊緊的摟著。

    馬修感覺他的陰莖變硬,是他們的親密令他興奮不己。瑪麗抓住他一隻手,從她的屁股拿開放在她的胸部上。馬修立即將他的另一隻手也佔住一乳峰,隨即輕輕的抓著她堅挺的乳房,不停的揉弄起來。瑪麗呻吟出聲,同時突然恢復到現實。

    她猛地將他推離開,迅速的紮進了水底,想要逃離開。當她仰頭潛在水底時,她能看見他勃起的陽具浮動在水中,當他開始遊離開她時,它跟著輕輕的上下襬動。她克制住伸手去摸他的慾望,也遊回到岸邊上。他們都從水裡出來,面對面的站著。這有一個令人尷尬的片刻,馬修首先清了清他的嗓子打破沈靜。

    「真對不起,媽媽。我不該那樣吻你。」

    瑪麗咽口唾沫潤潤她的喉嚨,看著他長長的陰莖慢慢的變軟,她開口說道,「不要緊,寶貝。我也應該負責任。你長得非常英俊,所有人都會被吸引。」

    她走到他的跟前,伸手將他柔軟的陰莖攥握在她手中。她輕輕的攥揉著它,並且開口說道,「它非常漂亮,馬修。你現在已經是個大人了。」

    「呀!媽媽。謝謝,」他答覆道,一手按在她令他陰莖再次變硬的手上。

    「你的手弄的真舒服,媽媽。」

    摸著他的陰莖,瑪麗感覺她的乳頭變硬。她咂了咂嘴,說:「我喜歡用這種方法把它弄硬了,兒子。我想體會那種硬硬的感覺。感覺好棒!」

    馬修什麼也不必做。如此色情的情景足夠令他的陰莖在他媽媽的手中完全的變硬和脹大到極限。她癡迷的注視著它在她的拳頭中抽動而逐漸的變粗大。她將他拉的更近,愛憐的攥握它。馬修看她眼神中充滿著愛意,還帶著強烈慾望。馬修明顯無意被刺激的性起,需要釋放。瑪麗感覺到他的迫切需求。她開口說,「走,跟媽媽再回水裡去吧。」

    當倆人又回到水中時,瑪麗攥住他的陰莖,並且開始慢慢的擼動起來。馬修雙手抓著她纖細的腰,臀部迎合著她的拳頭挺動著,口中發出舒爽的呻吟聲。瑪麗看著他的臉,將她全身心的愛給予了她的好兒子。就在馬修接近高潮的時候,他將她拽進懷裡,緊緊的摟著她的身體。

    「哦,媽媽。我不行了。求你……用點力擼啊!」

    瑪麗微微分開雙腿,將他抽動的陰莖頂在她雙腿之間。龜頭頂到她的私處,馬修立即睜開他的眼睛。意識到他的陰莖正頂著他媽媽的私處,他再也控制不住,發出叫喊的呻吟。

    帶著強烈慾望的叫喊,他抓住她的屁股,將臀部猛地挺向她。他的陰莖插進她的雙腿之間,驟然的一抽,精液噴射在她的大腿上。瑪麗迅速向後退,抓住他射精的陰莖,瘋狂的不停的擼動起來,幫助她兒子將他的精液全部宣洩而出。當他的睪丸在他媽媽擼動下瀉空時,他虛弱的趴在她身上。他擁抱著他的媽媽,瑪麗也回以擁抱,並且吻了下他的嘴唇。

    「現在感覺比先前好了吧,兒子?」

    馬修只是點了點頭,露出虛弱的微笑。他為這強烈的高潮,感覺有點累。他不能相信他的親生媽媽會為自己手淫。但是他內心並沒感覺到有畏縮、懊悔和厭惡。他盯看著他美麗媽媽的眼睛,說:「媽媽,這實在太爽了!我該怎麼謝你?

    我們這麼做是不是錯了?」

    「不用謝,兒子。我很高興能幫助你,寶貝。當兩個人彼此的相愛時,這樣做沒什麼了不起的。但是咱倆現在最好馬上走,要不然會被發現的。」

    「好的。咱倆趕緊離開這。」

    他倆迅速的擦乾身體,穿上衣服。在倆人返回他們小屋的小路上,遇見了一對年輕人也趕往那裡。那個女孩問瑪麗水暖不暖和。瑪麗點頭說,「非常棒!我的兒子和我玩得很開心。好玩極了。」

    三

    過了幾天,露營生活結束,馬修和他的媽媽返回家。母子倆誰也沒有提那天在小溪裡發生的事情,但是他們都能感覺出那件事讓倆人之間發生了變化。瑪麗即懊悔但又很興奮,她知道她和兒子之間的那種純潔關係已不復存在,那件事在倆人之間形成了一個疙瘩。在露營地的後幾天,沒有再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媽媽和兒子都恪守母子界限。

    在接下來的幾天,那次經歷反覆的在她的腦海中出現,非常清晰,並且撫摩擼動他陰莖的那種奇妙的感覺,就好像真真切切的能感覺到似的,臉不經意洋溢出喜悅與幸福。

    他也回憶起他揉弄他母親乳房時的快樂和刺激的心情。他知道她喜歡被注意,並也清楚了他父親去世之後,她一直忍受著寂寞。他從沒為她考慮過這些,但是現在他想知道他們的關係是否應該進展到那樣,侵佔進他媽媽的世界裡去,讓她離不開他。

    馬修下定決心要全心全意對他的媽媽好,儘可能使她幸福。他仍然不認為他的媽媽將會同意與他有關係,但是他卻非常好奇,如果真有那天,那將會是什麼感覺。

    瑪麗這方面,她為露營地的那件事情心裡亂成一團。她是一個熱情的女人,並且她現在還青春美豔,經常會想起以前和她丈夫的情趣事情。這五年來,她盡力克制她的慾望,什麼也不去想,帶著她的兩個孩子,一個人生活。突然的,她情竇初開的兒子重新點燃她的慾望,也不顧倫理道德,總是想那天小溪裡發生的事情。

    瑪麗仍然接受不了去誘惑她兒子的念頭,但是她渴望再次用手摸他粗大抽動的陰莖,硬硬的而且很光滑,這種感覺令她既喜悅又很刺激。她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她真希望有一個那樣的陰莖,深深的插進她燃燒著慾望的陰戶。

    幾個月後的一天,馬修在他的房間。他趴在地毯上,正在寫他的課題報告,他已經寫了好幾天。他一直很努力的寫這個課題報告,但是今晚他被困住。這個報告有一部分他不會去寫,他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好。

    馬修氣急敗壞,將筆向地上甩去。筆迸飛在房間門口。他身體後仰躺在地毯上,四仰八叉的盯看著天花板。因為空調壞還沒來得及修理,所以屋裡非常悶熱。他上身什麼也沒有穿,下身穿著一條絲質的大短褲。

    身心疲憊讓馬修不自覺的進入夢鄉。

    瑪麗下班回到家裡,沒有發現他。她換了一條短裙和一件T恤。因為屋很熱,所以她沒有戴乳罩。她來到廚房也沒有人,他以前這時候都坐在餐桌旁吃小點心。她去他房裡找他,看見他躺在地毯上。當她舉步邁進屋的時候,「啪嚓」

    一聲,她踩到馬修先前扔在地上的那隻筆。她猜測到他做他的作業時遇到了難題。

    她站在他的身旁,看他一臉的憔悴。她非常的心痛。她輕聲的召喚他。

    他身體攪動,睜開眼睛。他發現他的媽媽站在他的身旁。他仰著頭向上看,她身著內褲的胯部盡在他的眼底。他能夠看見隆隆的肉丘,中間縲陷出一條縫隙,黑黑叢叢的陰毛隔著內褲隱約可見。他看向他的媽媽,看見她正微笑著看著他。

    「怎麼了,寶貝?遇到難題了?」

    馬修點下頭,說:「我摸不清頭路,媽媽。我寫不完它了。」

    瑪麗跪到他身邊將他拽起。她將他的頭摟在她的胸上,說:「你可以寫完,兒子。你可能是太累的緣故。先把它放一放吧,然後再來寫它。」

    馬修抱住她,並且將他的臉埋進她的懷裡。他感覺出她身穿的這件T恤下麵什麼也沒有。他心跳開始加速。他擡起頭看向她,說:「不,媽媽。沒有時間了。還有兩天就要交這個報告了。這真……」他話語打斷,並無奈的失聲痛哭起來。

    瑪麗將他的頭按壓在她的乳房上面,並且輕拍安慰他:「好了,好了,我的寶貝。不要哭了,親愛的。我會説明你的。你先好好放鬆放鬆。」

    她摟緊馬修。他感覺她的乳房緊緊的貼著他的臉,令他有些窒息。他撩眼看了看他的媽媽。瑪麗眼神中充滿憐愛。馬修感覺到她對他的深深愛意,他用力緊緊摟她,並且臉在她的乳房上不停膩蹭。瑪麗看向他,並且看見他的短褲支撐出個小帳篷。她這樣摟著令他非常興奮。她對他微微一笑,低頭在他的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一下。

    馬修伸手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並且手指探進到T恤內,等待她反應。當他意識到她並沒有絲毫抵抗的意思時,手向裡伸去,摸索到她的乳房。隨著一聲興奮的輕呼聲,他抓住她堅挺的嫩肉並輕揉起來。瑪麗深深的喘息口氣息,以緩和她興奮的心情,然後將她的手按在他手上。

    「哦……兒子。你摸得好舒服,寶貝。求你不要停!」她將他的頭摟在她懷裡。

    馬修的臉直接貼在她的乳房上,看見她的乳頭變得硬翹翹的突出著。瑪麗拽起她的上衣,並且將她兒子的臉按向她興奮泛紅的乳房。馬修立刻張開嘴,吸吮起她的一個乳頭。他依次的吸吮和親吻她的乳頭,令她發出陣陣舒爽的呻吟。她躺到他的身邊,並擁抱著他。

    「來媽媽這,寶貝。媽媽讓你吸咪咪。」

    馬修將他半裸的身體依偎向他的媽媽,並吸吮和抓揉起她的乳房。他發覺撫摩捏揉這堅挺的嫩肉,令他內心興奮不己,同時他也知道這同樣令她非常興奮。

    他看向她,說:「我喜歡摸你的乳房,媽媽。它們非常有意思!我是吃它們長大的嗎?」

    瑪麗點下頭。「是的,親愛的。你,還有梅格。她不是太喜歡吸我的乳房,但是你卻非常喜歡。你過去經常伸手去夠我的乳房,想吸它們。」

    「都這麼久了,但是我現在還是很喜歡,媽媽。現在不同了,是不是?」

    「是的,親愛的。現在比起你還是嬰兒的時候,呵呵,更多的是色情。現在你會變得興奮,當然我也會。」

    「這不會有什麼吧,媽媽?我還想吸會。我這樣是不是令你太興奮了?」

    「是的,親愛的。但這沒什麼。我都好幾年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快,再給媽媽吸!」

    「好的,但你必須教我怎麼做。我沒什麼經驗,媽媽。」

    「我會告訴你的,親愛的。你只要撫摩和吸吮它們就行。用力揉,但不能太用力了。」

    「是這樣嗎?」馬修愛撫輕揉著她的乳房問道,並且還輕輕的用力捏。他的手指捏住她硬硬的乳頭輕輕碾動,他同時注視著她的面部表情。

    瑪麗喘息口氣,隨後嬌呼出一聲深長的呻吟。

    「哦……天啊!我好久沒這麼爽的感覺了,親愛的。就是這樣!」瑪麗渴求道。

    馬修坐起在她的身邊,開始不停的按摩她的乳房。

    她深情的看向她的兒子,眼神中充滿著愛意與慾望。她低頭看向他的下身,看見他的陰莖從短褲露出點頭。當她兒子不停的捏揉愛撫她的乳房的時候,令她非常的興奮,淫水從她的密穴氾濫而出,並將她的內褲浸得濕濕的。

    她伸出手,輕柔的撫著他突起的胯部。馬修呻吟而出,並且微微的動了動他的身體。他勃起的陰莖一下子從他短褲的褲桶彈出來,並且還在顫動。瑪麗立即攥住了它,興奮的說:「哦,我的天!你的大傢夥好熱啊,兒子!快把短褲脫了,親愛的。讓媽媽看看你赤裸的身體。」

    馬修站起身,脫掉他的短褲。他站在他媽媽的身邊,挺著一根粗大的陰莖。

    當他低頭看向躺在地毯上他半裸的媽媽,見到美麗而堅實的乳房盡在他的眼底時,他變得更加興奮,還有她伸展著的苗條雙腿,構成一幅美女圖。他留意到她短裙有些向她的腰部堆縮,能看見她部分的內褲。

    瑪麗伸手抓住他抽動的陰莖,拽動著說:「騎到我胸上,親愛的。我告訴你怎麼做,你一定會喜歡。」

    馬修騎在她的身上,看見她將他的陰莖放置在她的雙乳之間。她同時擠按她的兩個豐滿乳房,將他的陰莖夾在其間。她擡著頭將舌頭伸出,舔他的龜頭。馬修舒服得呻吟出聲,並且本能的將身體向前挺。瑪麗能夠親吻到那龜頭,它被刺激得又圓又大,並且粘滿從馬眼滲瀉出的淫液,閃爍著亮澤澤的光澤。瑪麗用舌尖舔它而過,衝她的兒子一笑。

    「爽嗎,兒子?」

    馬修點了點頭。瑪麗讓他從她的身上下來。她拽著他的手,將他拉在懷裡。

    「寶貝,我知道你緊張,擔心你的報告。但是聽媽媽話。今天不要再寫了。

    我想你好好放鬆一下,將這些不安忘掉。你的大腦需要休息了。」她往下拉了拉T恤,站起身。

    「我現在去做晚餐,你去洗個澡。晚餐之後,我給你好好的按摩一下,讓你也放鬆放鬆。我要你把課題完全的拋在腦後。明天晚上我和你一起寫。我向你保證我們一定會弄完。」

    「好的,媽媽。我現在還用穿衣服嗎?」

    「不用了,親愛的。今天真的好熱。明天早晨記得提醒我找人修空調。我們必須把它修好了。我希望我也不穿這些衣服。」

    「你為什麼不可以,媽媽?這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都看過對方身體。」

    瑪麗想了想。她看向她的兒子,微笑說:「你是想看我的身子吧,對不?」

    「是的。你都看過我的了。」

    「這不是一回事,親愛的,但也不是不可。」

    「你真偉大!讓我來為你效勞,媽媽。」

    馬修脫掉她的T恤,將她美麗的乳房暴露在他渴求的目光下。然後他跪在她的身前,擡起她的裙子,伸手去抓她的內褲。他雙手放在她那勻稱有型的屁股上,手指扣進鬆緊帶,慢慢的將內褲向下拽。他眼睛一眨不眨,注視著她的私處暴露在他的眼前。

    他看見漆黑的陰毛下兩瓣粉紅色的大陰唇,且上面濕澤澤的。他能夠聞到他媽媽女性的氣息。他探身過去,並將鼻子貼在她的陰戶上面,深深的吸著氣。馬修的陰莖立刻變得硬挺,他將內褲順著她的雙腿一直拉到底。瑪麗擡腳邁出來,將她的臀部向前挺,緊緊的頂向馬修的面顏,他繼續聞著她的氣息。

    馬修回憶起他的媽媽怎麼吻他的龜頭,他將嘴唇湊到她的陰戶吻她那。瑪麗抓住他的頭,分開雙腿。馬修看著她的陰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知道在十九年前他就是從那個洞口生出來的。

    他心裡油然升起股對他媽媽綿綿的愛意。他抓住她的屁股,將嘴對在她的陰戶上,舌頭探進雙唇間。在馬修生澀的舌頭胡亂的親吻和舔弄她那時,碰到她的陰蒂,令她發出大聲的呻吟聲。她向後退,並且將他推開。她讓他站起來。

    「今天到這吧,親愛的。我受不了了,你弄得我太爽了。我們以後再做吧。

    我做飯去了,你去洗澡。」

    馬修知道她此時跟他一樣非常的需要。他也知道她還在思想掙扎當中。他同樣也掙紮在對他媽媽亂倫之愛的邊緣上。他不知道將會進展到什麼地步,心裡很不安。他站起身來看向他的媽媽。瑪麗身體不住的哆嗦,一個原因是他舔弄她的陰戶時,差點使她達到高潮,另一個原因是強烈的情慾似乎正逼得她,陷入進母子亂倫的禁愛深淵當中。

    她看著他,一股憐惜的愛泉不由自主的從心底汩汩的湧出。他是這麼好的一個孩子。懂禮貌、有愛心、很孝順,並且還一直樂於助人。她知道上天賜給她一個寶貴的兒子,所以她也要將她全身心的愛都給予他。同時她想知道他們不正當的性關係,能不能在他成長的道路上造成傷害。

    她對他微微的一笑,溫柔地說:「馬修,親愛的。你和我已經站在懸崖邊上了,這將改變我們的生活。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這將是一次非常奇妙的體驗,同時這也是一次有違倫理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