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乳淫奴3

三、

「高原!你又一次在課堂上看這種書!」我把高原叫到辦公室,把剛剛沒收

來的一本《SM》擺在桌面上,喝罵高原道。

平時的高原雖然敢做些壞事,但對我還是有幾分懼怕的,但是今天不知怎麼

了,想是並不在乎的樣子,吊兒郎當地站著,還和我頂上幾句。這真的讓我生氣,

于是我拿起電話,就要用每個教師的最后一招——打電話叫家長。

但是,就在電話通了的一剎那,我卻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因為我看見高原那孩子漫不經心地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照片,而那張照片上,

一個穿著淫蕩的女人,正戴著眼罩,被一個看不見臉的男人從后面插入,淫水和

口水因為興奮而大肆流下。問題是,那照片上的女人……不正是我嗎?那是……

在公廁那時候的照片!

「喂?喂?」電話那頭叫著,這才把我從驚訝中拉回來。我看見高原淺淺地

笑著。

「喂,我是……張老師,您好。」我木然地說。

「哦,高原他老師啊?怎麼了,高原又惹什麼事了?」

「啊,沒……沒有,只是……高原這幾天……表現不錯,特地表揚……表揚

一下。」我不得不這麼說,我看見高原臉上一臉的藐視。

「哦,好,好!謝謝老師關心啊,呵呵……」

「沒什麼……好……就這樣吧。」我匆忙掛上電話。回頭看著高原,現在放

學了,教師辦公室里只有我和他了。

「高原……你……這個……怎麼來的?」我不敢和他對視,問道。

「哦,老師自己還不知道啊?嘿嘿,是我運氣好才有人給我的啊,哈哈……」

高原忍不住大笑,說,「那人還說要我檢查老師一下,老師,我該檢查什麼啊?

哈哈……」

「這,」我說不出話來,難道,是高原……

我無可奈何,只得說:「是的……請……請您好好檢查我的身體……」

說著,我跪在他面前。這是多麼讓我為難的事啊!居然跪在了一向被我懲罰

的學生面前,還要底下地請求他檢查我淫蕩的身體,這種情景,就像噩夢一樣!

但是更可怕的是,我還有快感!?我能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期待!

高原笑著反身鎖了門。邊說:「好了,真想不到啊,張老師居然是這麼一個

騷貨!那麼,就從你的大奶子開始吧!把衣服脫了!」

「啊,是……」我已經別無選擇,不但是無法拒絕眼前少年的命令,更無法

拒絕身體的興奮和期待。我脫下工作服,兩顆被束縛了一天的巨乳頓時躍了出來。

與此同時,高原走了過來,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居高臨下地看著我。

「好白啊,又白又大,的確是對誘人的大奶子,嘿嘿,不知道彈性怎麼樣啊?」

高原取笑著。

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向前爬了過去,說:「請,請您檢查,我乳房的…

…彈性……」

「哦?哈哈,好好,讓我來檢查檢查!」高原一臉壞笑,把手粗魯地放到我

的雙乳上,盡情地揉捏玩弄,還邊玩邊對我的乳房評論道:「唔,真不錯,彈性

真足啊!奶子大奶頭也很大啊,嘿嘿,顏色也很好!老師比那些書上的女人過癮

多了,以后我就不看那書看老師就爽夠了哈哈……」

我還能說什麼呢,平時的威嚴也都變成了學生的笑柄,更重要的是,高原的

話語和粗魯的玩弄居然讓我有了快感。我粉嫩的乳頭高高立起了足有近一厘米!

這一切被高原看在眼里,他猥褻地笑著,說:「才這麼一下奶頭就硬了哦,平時

都看不出老師會這麼淫蕩哦,嗯,真夠軟,這對大奶子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玩呢!

嘿嘿。」

「嗯哼,請……不用再叫我……老師,好麼……」這已經是我最后的羞恥了。

「哦?難道你比較喜歡我叫你婊子?哈哈哈……」高原大笑著說,「好!不

叫老師,以后就叫你張大婊子吧,好不好啊?哈哈哈……」

「嗚……好……好的……」我無話可說,只能默默接受。

「好?好什麼啊,說啊,張老師?」高原故意逗我,把「老師」兩個字咬得

特別重。同時兩手並用,捏著我的乳頭又搓又擰。

我被弄得渾身顫抖,說:「啊……別,別這麼弄,好,好麻……以,以后,

請叫我……張……婊子……哦……哦……」

高原手上不停,嘴巴說著:「真是夠賤的呢,老師不做要做婊子!來吧,看

看你有沒有按那人的話做,把衣服都脫了!」

「好,好的。」我答應著,同時慢慢脫下工作長褲,里頭只剩一條淫穢的內

褲了。接著我把內褲也脫了下來,就這麼赤著身子,站在這個學生面前。高原一

眼就注意到了我屁股里的肛門珠,饒有興趣地把手指勾著拉環,輕輕扯動著玩兒。

「喲,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這麼玩的呢!嘿嘿,張婊子,你可比書上的

女人淫蕩多了啊,哈哈哈……」高原毫不留情地羞辱我。我低著頭,臉都羞紅了,

也無話可說,他說的畢竟是不爭的事實。

高原貪婪地用手在我顫抖的身體上撫摩,突然,他猛地捏住我早已勃起的陰

蒂,拉扯捏弄著。

「唔……啊,不……不要這樣弄……哦。」嘴上說著不要,但我卻能明顯感

覺到下身傳來的強烈快感。

「不要?嘿嘿,張婊子,你的身體可不是這麼說的哦,好興奮呢,水都流了

我一手了。」高原笑著把濕淋淋的手伸到我面前,而我幾乎是本能地張嘴含住他

的手指,吮吸上面我流出的淫液。

看到我這副淫蕩飢渴的樣子,高原忍不住哈哈大笑,干脆把三根手指伸進我

的嘴巴,進進出出地像是在用手指奸淫我的小嘴。我卻隨著他的手指節奏哼哼地

呻吟起來。

過了一會兒,高原才把手指拿出來,而我的下身已經濕透了!高原笑著坐在

我的辦公椅上,說:「好了,過來好好服侍我吧,張婊子!」

我現在淫欲中燒,已經不顧一切了。絲毫不知羞恥地跪在高原兩腿之間,盡

可能溫柔地拉下他的拉練和內褲,一根粗壯的肉棒帶著腥臭的氣息立刻出現在我

面前。我張開嘴巴,含住了自己學生的肉棒。像街邊的妓女一樣舔弄它,盡量伺

候得它的主人舒服……

「這種態度我喜歡,哈哈……很適合你啊,張,婊子!」高原一手揪住我的

頭發,按著我的頭像是在干陰道一樣抽動。

「唔……唔……」我微微呻吟,卻不得不忍著幾乎窒息的痛苦。

「自己用手疏通疏通你的爛穴,等一會我好干它!」高原用高高在上的口吻

命令著。我聽從他的命令,把兩根手指插進自己的陰道,抽送自慰起來。

其實我的小穴已經完全不需要什麼疏通了,里面早就濕透了,陰唇和陰核因

為興奮而充血發燙,隨著我的手指發出「滋滋」的聲音。天!我那淫蕩的地方,

已經在飢渴地等待大肉棒的奸淫了!

我�起頭,嘴巴里依然賣力吮吸著高原的肉棒,眼里卻是渴望哀求的目光,

看著這個高高在上的我的學生。

高原邪邪地笑著,說:「小婊子,是不是想被我干啊?浪穴癢了是不是?」

我連忙點頭。眼睛里都幾乎噴出欲火了,哪還能管什麼教師的尊嚴呢?

高原倒是不慌不忙,含在嘴里的肉棒還時不時地跳動一兩下挑逗我的性欲。

引逗了好一會兒,高原才吐出一口長氣說:「好了,來,把屁股轉過來趴在桌上!」

「是……」我立刻順從地照做。

高原也不客氣,高原站在我背后,雙手抓著我肥厚的大屁股前后晃了晃,蕩

起了層層臀浪,這充分展現了我的屁股是多麼的有肉感!高原又用力一巴掌「啪」

的一聲拍在我的屁股上,贊嘆著:「我操,屁股真是又大又肥啊!老子最喜歡操

屁股大的女人了,操起來特別來勁!」

說著,我感覺得到他把嘴巴湊了上來,大口一張,幾乎把我的小穴整個包在

一起,同時溫潤的舌頭靈活有力地開始舔弄我淫汁橫流的穴口,同時十指用力揉

捏我豐滿的臀肉。

「哦……唔……好……好舒服……」我情不自禁地哼哼。屁股也隨之扭動,

「好……好人……給我……我要……大肉棒……哦……」

「哦?想要啊?嘿嘿。」高原淫笑,說,「來,我先給你的屁股提幾個字,

哈哈……」

說著他拿起我的鋼筆,開始慢慢地在我屁股上寫字,鋼筆在屁股上劃過的感

覺癢癢的,但是為了讓我的淫穴止癢,只好讓屁股癢一下了。不一會,高原寫好

了,滿意地說:「嘿嘿,左邊:欠干的騷貨,右邊:淫蕩的母狗。怎麼樣?很適

合你啊,哈哈……」

「是……」對于這樣的侮辱,我一點都沒有生氣,反而更加欲火焚身,哀求

著,「好……好高原……現在……可以……插進來了嗎?……我……受不了……

哦……」

「哈哈,好,既然你求我,那就滿足你吧!」高原那火熱的大肉棒抵住了我

的騷穴,開始向內擠入,雖然我是個常常手淫的女人,但是小穴依舊有些窄,高

原的肉棒也受到不少阻礙。

「媽的,居然還像處女一樣啊!賤貨!緊得我好爽啊!」高原拍了拍我的屁

股,大肉棒盡力頂進了我的陰道。天哪!我從沒嘗過這麼滿漲的感覺,似乎整個

人都被填滿了,火熱火熱的在灼燒整個身體,我簡直要被這種滿足感衝昏頭了!

「啪!」高原的巴掌在我的臀肉上大力拍下,「婊子,有這樣招待客人的嗎?

好好給我扭你的屁股,嘿嘿,媽的你這爛貨就是賤!」

「啪!啪!」又是連續幾巴掌下來,高原的大肉棒在我的陰道里已經開始進

進出出地抽插起來,我感覺整個人都被抽動的肉棒給帶動起來,身子情不自禁地

隨著它的節奏扭動。

「啊……哈……哈……好……好漲……哦……」我的嘴里發出淫蕩的呻吟,

「小穴……好熱……再……再用力……哦……哦……」

「好!如你所願!臭婊子!」高原抽動得越來越快,同時也不斷地拍打我的

屁股,發出清脆的響聲。我沈浸在這種快感和痛苦同時的感覺里,已經欲仙欲死

了!

「啊……不行……不行了……哦……又……又要高潮了……哦……哦……」

巨大肉棒的征服,短短的時間內,竟讓我達到了兩次高潮!同時,高原也是

又一次加快了奸淫抽插的速度,我可以明顯感覺到體內的肉棒在膨脹,他也要射

精了!

果然,不一會,高原就吼道:「媽的,太爽了!玩你比玩路邊的婊子還過癮

啊!我要射了!好好給我接著!」

「是……哦……」我也忘情地大聲喊起來,「請……請射進來!哦……射在

我體內吧……我……我要你的……精液……哦……」

「操!」高原大吼一聲,大肉棒終于一下干到了底,我可以感覺到一股大量

的精液在我的子宮口噴射出來!直接灌注進我的子宮內!

「哦……」我舒服地吐出一口大氣,整個人終于軟在了辦公桌上。

「嘿嘿」高原趴在我身上又玩弄了我的乳房好一會兒,才起來穿上褲子,同

時說道:「張婊子,你服侍的不錯哦,以后一定會常常光顧你的,記得精液別流

掉了,那個人會檢查的!啊哈哈……」

那個人?那個人是誰?我腦子里閃過這個問題,但是,已經太疲憊了,已經

沒有精神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