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讓兩只雞打架的

  那是七月底的事了,我住的樓下街里有不少開發廊的小姐,我想,既然小姐這麽多,何不試一試我一直就有的想法哪。

  我先在一個發廊找了個高挑漂亮的,認識后再在另一條街找一個,這第二個和第一個形體容貌長的很相似,(嘿嘿,這點在后面很重要,找到合適的可不容易啊,我用了一個半月的時間,才在很遠的街區找到了另一個,已經快跨到北京另一個區了),一個是東北吉林的,另一個好像是山東某地的吧,記不太請了。

  倆個雞不光個差不多高,估計都有1米66左右,長的的確非常相似,很漂亮都屬于成熟性感型的,我覺得她們倆尤其是眼神驚人的神似,(雞是不是都是這種眼神?),年齡好像差一點,一個26歲,另一個24歲多了,不過這沒關系,關鍵是相似!

  我和她倆分別混熟后(花了我不少銀子哦),我決定試一試看讓她們倆打上一架,當然,我愛看的是美女間的情色打架,肉帛相間,又打又愛,器官較量,嘶叫呻吟,這是最好的,可不是普通的拳打掌扇,互相揪拉幾下就完了,更有甚者,牽扯到男同胞,拳打腳踢,刺刀見紅……那有什麽意思,那樣還不如看斗狗比賽嘞。

  于是我好好地準備了一下……。

  在九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我約這倆個小姐都來我家,她們倆來時前后差不多五分鍾時間,時間很合適哦!

  第一個雞進門還沒說倆句話,第二個雞就來了,我給第二個雞開門后,故意驚呼了一聲說:“哎喲,糟了,我把你們倆搞混了……”

  那第二個進來的小姐是東北的(我當然能夠分辨,故意的嗎,嘻嘻。)笑著接了我一句說:“把誰搞混了?剛睡醒吧,你——唉∼∼”聲音一下頓住了,她看到了另一個女人在我屋里,而且和自己很相似,一下愣住了,真不知她當時是什麽感覺……

  屋里的那個雞這時站了起來,也在回看著,嘿嘿,先讓她們倆互相看看對方吧,當時我這麽想,她們倆互看了一番后,就有點對眼,再加上我剛才說的話,大概都看出對方是同行吧。

  不過都沒有問我對方是誰(她們猜也能猜到,都知道我是獨身哦),現場比較尴尬,這時就看我的了,我趕緊對她倆說:“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把你們倆記混了,打錯了電話,真不好意思,你們姐倆實在太像了,大家先到屋里做吧。”

  進屋后,我又趕緊討好,分別替她們脫了外套,一人倒了一杯可樂,當然里面放了一點我精心準備的刺激荷爾蒙的催情東東,人體保健品商就有哦,而且也不貴。

  進屋后,我坐在里屋門邊上,這兩個雞誰也沒坐下,各保持了一段距離后一邊喝著可樂一邊仍相互打量著,我做在沙發上吸煙,看著她們可樂快喝完了,兩妞的眼睛都有點放火,一個抱著手靠在壁上吮著杯子,另一個在屋里慢慢踱步,眼光已經聚焦在一起(真應了我朋友說的話,女人越是相像,就越看對方看不順眼)。

  這時我站起來說:“別這樣好嗎,大家都是朋友,這次都怪我,誰讓我腦子笨哪,哪位妹妹要不先回去吧,等下次我賠罪。”

  說著我掏出300元錢扔在里屋的床頭櫃上,這時她們倆仍然不說話,臉上都露出互不服氣和對對方不屑一顧的神情,其中一個還低哼了一聲,我看她們誰都沒有要走的意思,心中暗喜,估計快成了,于是對她們說:“你倆商量一下,雖然錯都在我,但這樣不太好吧……咳咳,不好意思,我、我先去方便一下。”說完我鑽進了廁所里。

  大約五分鍾,隔著廁所門就聽見外面吵了起來,互相都讓對方走,都講和我關系如何如何好,然后又相互冷嘲熱諷說對方身體長相如何如何,尤其其中一段是說波的哦,

  “……就你也算是女人,胸快趕上搓板了,還在這浪什麽浪,挺什麽挺?”

  “我?我的要是小,你還有啊,咱倆露出來比比,我比你兩個大,回家帶假的去吧,別在這丟人現眼了……”

  呵呵,下面的話更是不堪入耳,簡直叫人臉紅,聽的我心直跳,要說這兩個雞的波都是較豐滿的,雖然稱不是波霸,但我看已經很大了,而且還都很挺。

  山東的那個女孩更是很厲害哦(rujiaoguo),北方女孩女人味是很濃的,因爲兩人我曾親曆,所有我最有發言權。

  吵了一會后兒,兩個雞開始互相對罵,比較經典哦,互罵對方是騷貨,(真的是經典啊,罵的又醋又騷又激動又缭人的),緊接著動靜大了,還有兩聲耳光響。

  我趕緊走了出來,兩人已經靠在沙發上扭打起來,帶的坤包已砸落在地,估計是先用包互砸了一下,然后才動的手,互抽對方一個嘴巴,然后撕抓了起來,客廳我早布置好了,所有硬的東西沒有,茶幾挪走了,兩排很低的沙發,下面是地毯,嘿嘿,至少不會出大事啊。

  這時兩個小妞頭發已經抓亂了,嘴里嘶叫著(聲音再大也不怕,窗戶早關好了,),一個已經把另一個按坐在沙發上,抓著胳膊,另外一只手還掐著對方的脖子,另一個也不示弱,雖然處于下風,但一手對掐著對手的脖子,另一只手死揪著對手短裙,嘿嘿,她們倆進來時都穿著短外套,脫掉后一個穿短裙,上身穿一件短袖T恤,另一個里面則穿著黑色連體裙褲襪,是絲的,上面也是半截袖,這樣的穿著可真是正好(哈哈,雞就是這樣,里面穿的很少,以便隨時脫哦)。

  這時該咱上手了,借著拉架的時機,把其中穿短裙的那個雞在對手揪著處的旁邊狠扯了一下,我的勁比較大,撕開了一條口子,然后我便退后了。

  哈哈,下面不用我介紹了吧,混亂中,穿短裙的那位還以爲是身下的對手扯的,擡手就開扯對方近胸部無領口的絲衫,很快她們倆就互撕在一起,當然揪頭抓臉的動作不少,架不住有我這個拉架的擋一下了,當然撕抓別處我是不管的,想想我真是慚愧,幸災樂禍呀,大約20分鍾后,倆雞的衣服已剩不下什麽了,乳罩三角褲還在,不過都已挪了位,別處都只剩下幾片碎步,春光乍現的!

  兩人的身上掐痕並不多,胳膊上有兩處青,大腿上和乳根處各有一處青,呵呵,在互撕乳罩時,其中一個忽然改撕爲掐,另一個當然也不示弱了,唉,我是等著她倆上面先走光的,沒想只是乳罩挪了位置,又怕她倆把最柔嫩的地方相互掐壞了,趕緊上前拉偏手,這才松開。

  此時她們已經打在了地上,都半坐在地毯上,從我坐在沙發上看這個角度正好看平看到兩人的頭部,這時兩人也不再叫喊了,四只手交錯互揪著頭發,兩張如此漂亮的相像的臉互對著,同樣因被對方揪頭發而痛苦的表情,嘴唇微開半翹著,朝對方喘著熱氣,四只桃花眼相互狠狠地對瞪著,四只半露的乳峰也對著互聳,仿佛也在象對方示威一般,互不伏輸。

  光看兩妞這性感互對的臉,我就已經要噴鼻血了,當然褲子早在她們倆開打時就快漲破了,可以看出這兩個雞都有點打急了,看她們的眼神,我想起了古龍說的一句話,‘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那對方早已死一萬次了’,呵呵,兩人現在雖暫時停了下來,但雙方都在積蓄力量,準備待會兒再大打出手。

                (二)

  這樣大約四,五分鍾后,這兩個已無理智的小姐開始互相較勁,手已經不抓頭發了,四只手互掐著,身體因用力微微有些發抖,乳峰也隨著抖動而顫點著。

  天哪,我又噴鼻血了,突然嬌喘中聽到一聲呻吟,不知是兩人誰發出的,真有些勾魂奪魄的味道,過了一會兒,又發出了一聲,我仔細看了兩人一下,發現她倆都顔面通紅,額上見了汗,裸露的身體也微微發出淡粉色。

  哦?哈!我知道她們倆喝的那兩杯可樂開始起作用了,雙方互瞪的眼神都開始散亂,喘息開始加劇,仿佛一邊和對手較勁一邊又和自己較勁一般,開始都強撐著,慢慢的再也撐不住了,力氣因身體的變化而慢慢消失,對抓在一起的手開始往下滑落,身體則在相互接近(要知道春藥作用是很大的,不過我想這兩個雞是不會想到的,后來我分別試探問過她倆,果然都不知爲何)。

  這時候可以說是最刺激的了,四只高聳的乳峰象有磁力般慢慢相互靠近,四只乳頭已因充血而挺勃了起來,變得深紅色,相互挑釁似的指著對方,慢慢地終于,四只小指般粗的乳頭頂在了一起,兩個雞同時吭哧了一聲,相互都從喉嚨深處發出一聲嘶叫,相互對抱了起來。

  剛一抱上,猶如觸電,兩人都劇抖了起來,大概是乳房對壓在一起刺激的,饒是如此,兩人仍然互不放過對方,額頭頂著額頭,用拳頭擂著對手后背,又互相掐對方腰間的僅有的贅肉,下面四條雪白滾圓的大腿已經互夾在一起。

  這兩個雞便開始象摔交一樣扭結在一起,在地上開始翻滾,嘴里喘息、呻吟著,間或互罵一兩句,這時的我下體已經濕了,面對著這香豔刺激的場面有些目瞪口呆。

  兩人翻滾扭打了幾回合,又停了下來,因爲身體差不多,大概都累了,相互緊抱著,各用一只手從后面抓著對方的頭發,額頂著額,鼻子頂著鼻子,淌下的汗膩在一起,兩妞也不管,任由對方嘴里喘出的熱氣噴在自己的嘴里。

  其中一個雞大概性欲高漲了起來,將另一個雞壓在身下,嘴里呻吟著,身體不住聳動著,壓在她身下的那個雞嘶叫著不停用一只手捶打著對手的后背。

  這時我爬了過去,(嘿嘿……不好意思,我已經趴在地上看了),嘴里說了聲:“不要打了嗎——!”

  我覺得自己的聲都發顫拉長了,心里更是言不由衷啊,說著將那只不停捶打的小手攥著往下一拉,嘿嘿正好塞在上面那個雞的月白色的三角褲里,哈哈,透過那塊薄布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只手蠕動著,緊緊勾住了里面僅有的那一道縫。

  “啊——哦!”

  “摳我屁眼,臭騷貨,我操死你!”

  上面那個雞叫了起來,“呸”,一口塗抹吐在下面對手的臉上,緊接著一只手也飛快地從后面滑入了對方粉色的三角褲中,猶如火藥桶爆發一樣,兩人劇烈地扭動著身子,翻滾了起來,沒想到我偶然一伸手,這兩個雞居然都摳起對方的屁眼來了,上面更是熱鬧。

  “呸!”

  “呸!”雙方互往對方臉上吐著口水,我噻,這回我是真的流鼻血了!

  “想操死我?先看我怎麽操—死—你—吧!”另一個雞把兩片唇貼近對手的臉,挑逗性誇張地一字一字的說道,“呵——呸!”

  “嗯——哦——”

  “嗚——啊!——”

  兩人互噴的唾液由于臉貼的太近,彼此粘連在一起,流到臉上,下巴上,脖子上全都是,偶爾臉部分離開來,便有一條粗的粘液絲被拉了起來,看上去極是淫糜,更有一兩口唾液吐到對方的嘴里,彼此便都驚呼起來。

  下面互摳屁眼的手已經因爲相互的疼痛不再摳了,但都從里面把對方的三角褲下面部分攥成一條,相互使勁地揪拽著,兩人四條大腿彼此夾緊……(這兩個雞的腿真的是正點,小腿修長而有力,大腿滾圓雪白,襯的臀部好豐滿),四個腳踝互相別在了一起。

  于是這四條光潔裸露的腿便纏成了兩條扭絞在一起的肉,相互挫蹭著,刮著對方的肉,我當時仿佛都聽見了這四條性感光滑的雪股交互摩擦的那種瑟瑟的聲音,很快兩人大腿相接的內側都起了一條紅印,從膝蓋直到腿根部,她們更是用腿上部頂撞著對方的陰部。

  我趴著從后面看,可以看到兩人互揪成條的三角褲已經深深地嵌進的各自的陰戶中,相夾的陰戶中更是淫液泛濫,三角褲早已半濕了,陰唇因充血而膨脹,已經包過了布條而向外伸展著,象是兩張饑餓的小嘴在張的。

  此時空氣中彌散著一種陰潮淫糜的氣味,現在這兩個雞之間的較量已不在是單純的打斗較量了,而是一種性能力的較量,器官的較量,此時兩人已經深深陷入了她們自己造成的這種奇特,詭異刺激的怪圈中而不能自拔,當然也是在我的引導下啊。

  相互間三角褲條的揪拽已經持續了幾分鍾了,可以看到倆個雞都在用這種方法刺激對方的陰部,彼此刺激對方的越深,自己所獲得的刺激感也就越多,這樣自己的性欲就能發泄一下,呻吟聲已經越來越帶有色情的意味了,而雙方另外一只手仍然各自使勁揪著對方的頭發,兩雙散發著春潮的粉色桃眼也仍就對發著仇恨的目光,

  “啊——欠!”一個噴嚏終于讓我的魂魄回到的自己的身體上,

  “我的天哪,爽!!!!!!”

  我此時的感覺只有這一個字了,下面應該如何了哪?此時我渾身的感覺極爲敏感,仿佛那兩個雞中的一個是我一樣,滿腦子淨是如何在身體各個方面戰勝對手的奇思異想,讓她倆再發展一下哦,來個陰戶決斗吧!

  我覺得我腦子忽然不是自己的了,是個魔鬼的,乳罩已經打成卷被卷到了胃的部位,就剩下那已成卷的三角褲條了,看來那布條還是很結實的啊,這麽久了,還沒拉斷。

  于是我站起來找到一把小剪刀,藏在手心里,又慢慢蹲下,對他倆說:“都打成這樣了,不要再打了,誰打輸了多不好看,我這可沒有多余的內衣給你們穿哦。”

  看倆個都不吭聲,更加用力的扭動著身子,撕揪著對方,我的小剪子便飛快地在兩人的三角褲條上各剪了一下,不過並沒有剪斷,只留下了一點,然后便退開了,很快,隨著兩聲悶哼,兩條快濕透的三角褲各自解開了束縛,分別被提拉到腰部以上了。

  兩個雞可能沒有想到三角褲會斷開,身體都下意識地往后縮了一下,不過相纏的腿部並未分開。

  這時,我可以從上面看到兩人的腹部相連的部位,胃部以下隨著喘息都不停地起伏著,大概是受了下體相連的刺激吧,光滑少脂的小腹都緊崩著往里收縮,腹肌上也有不少汗液,看上去有些油汪汪的,收縮的小腹下面便是兩片叢密地帶了,沒有了三角褲的阻隔,兩片茂盛的陰毛便連在一起,這兩個雞的陰毛顔色是不一樣的,一個顔色黑棕偏紅,另一個則純黑,和頭發倒是很相近哦。(不過現在兩個雞的頭發都是做的流行的棕黃色。)

  隨著身體的扭動,下體相連的陰毛便齧咬在一起,帶著體液相互壓榨,虬結纏繞著,仿佛是有生命一般各自爲自己的領地厮殺著,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這時兩個女人都放開了,相別的腳踝已經松開,夾在一起的大腿都盡量往起提,帶動臀部往上鼓蠕著,分開的腹部重又貼在一起。

  雙方始終揪頭發的手也松開往下滑落,四臂環抱,都從后面抓住了由乳罩和三角褲帶擰成的布條,四只豐乳則更是緊壓著都變了形,頂在一起的額頭豎立了起來,亮麗帶汗的臉對著同樣亮麗帶汗的臉,就象是在彼此照著鏡子,四只粉紅的桃眼所發出的帶有深深性味的春光緊緊地互鎖在一條筆直的通道里,彼此電擊著,麻醉著。

  兩人的嘴相對著張開向下翹著,兩人開始發出低哼。(我當時的感覺是這兩個雞發了情,竟要互吻起來,后來我才知道,兩個雞下意識里正在比誰更淫蕩,更騷媚迷人!)

  這兩個女人現在就像兩只發情的雌獸糾纏在一起,隨著兩人喉嚨里同時發出的一聲深深的低吼,身體猛地一緊,纏在一起的身體更加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又都微微地發著顫,原來是兩個香甜熱辣的陰戶已經咬合在了一塊!

                (三)

  “撲哧——撲哧!”剛完全結合的部位就發出如此誘人的聲音。

  “哦!老天!你們倆個在做什麽!”我撲過去叫道。(簡直是明知故問,慚愧!汗!!)

  “能做什麽,看我怎麽肏她!哦——!”一個雞喘息著回答道。

  “嗯——?!肏我!不要讓我肏了你才好!啊——!”

  “好!那就來吧!好好較量一下,咱倆也難得會!嗯——哦!”

  “來吧!小賤人!看咱倆誰的下面有勁!哦——!”

  兩個女人已經陷入了極度肉欲搏斗的瘋狂中,不過這時聲音反而小了下來,倆人都抿著嘴唇,只是鼻子中不停地發出哼唧聲,偶爾翻動一下身子,不像是打架,倒像是同性親熱,其實這時比試的都是底下功夫了。

  后來我終于從一個雞口中掏出了兩人暗斗的內幕,她說當時兩人的陰戶貼在一起的時候,直感覺自己的腎上腺素猛的提升,血液仿佛都湧到了陰部,自己的陰蒂變得極爲敏感,而且變得又挺又硬,兩片陰唇和對方的陰唇互咬在一起,相互吃了進去,又熱又滑又膩,陰唇粘合的部位好像血管相連,不過又明顯地感覺是另一個同性敵人的,腫脹的陰核仿佛都伸長了過去,能感覺到對方陰核強烈的存在,又軟又熱。

  兩個象是很久以前就長在一起的冤家對頭似的,陰道流出的淫液也相互摻和在一起,就像起了化學反應,變成了某種酸液,刺激得陰道直至子宮都有強烈的感覺,這感覺並不比同男人做愛差,甚至更甚,而這種刺激又使陰道滲出更多的淫液。

  隨著臀部的抽動,陰道的肉壁痙攣顫動著把剛滲出的粘膩淫液噴射到對方的陰道內,刺激著對方,就看誰最后受不了!誰先把誰搞到高潮!……

  就這樣,兩位漂亮的小姐互肏著對方的屄,上面臉對著臉在做著各種淫媚色情,相互挑逗的表情,相互較著勁,另外她們倆還有一處也在暗斗著,那當然就是最豐軟的乳波了!

  從外部看,只是四個半球對扣在一起,近肩處和近肋處的曲線宛轉,極是淫糜!

  不過,我聽那個雞說其實她們倆的乳交乳斗絲毫不亞于下面的陰戶咬斗,呵呵,乳房上最敏感,最刺激的是乳頭,而現在這四粒乳頭正頭對頭地擠壓著,這時乳頭部位都已經由于極度充血而變成深棕色和變得很硬,兩兩相對,又因相互的擠壓而陷于乳肉中。

  因爲雙方的用力,使得相交的乳頭都微有些酸痛漲麻,兩個雞都想讓對方的乳頭吃不消,偶爾有一對乳頭錯偏了方向,便相交成十字朝上鑽了出來,看在眼里,頗有驚心動魄的感覺,此時空氣中原有的陰潮氣味已經變的有些悶騷氣味。

  時間真快,都過了一個小時,兩個雞仍然在繼續著,此時藥物的作用已經發揮到最大的效力,肉體搏斗中的兩個雞此時已經渾身是汗,遍體粉紅,頭部都枕在對手的脖子上,頸部相交,四只手在對方的背上滑動摩擦著,偶然擦過對手的腰下臀勾,雙方便都是一顫。

  又過了一會兒,兩人翻滾到側躺摟抱著,忽然先后擡起了頭向后仰著,一只手又相互抓住了對手的頭發,身體發僵,嘴里發出了深沈的吟嘶,相連的下部急速地顫抖著,其中一個雞竟又把手插進了對方的屁眼中,不過這次並沒有掐,而是直捅。

  “噗”的一聲水響,“啊——啊——!”被插的那個雞連聲嘶叫著,手指也同樣快速地捅人對方同一部位,“噗!”一樣的水聲,兩人顫抖開始加劇,互相摳挖屁眼的手使勁向里深去,于是顫動變成了高頻率的震動,忽然在中間停頓住了,此時仿佛可以聽到她們倆相連的下體處也發出噗噗連續的響聲……

  呵呵,這兩個雞居然如此高潮了起來,咦?不對,我忽然發現她們倆身下的地毯開始大塊大塊潤濕了,喔!不會有這麽多淫液吧?

  這時就聽兩人嘶罵了起來:“臭婊子……噢!——敢在我身體里撒尿,王八蛋!啊——燙死我啦——啊!”

  “哦——!騷貨!你撒的還比我少啊!都快噴到我子宮里去了,看我怎麽收拾你!哦——!”

  天哪!My God!兩個雞高潮后還互相對著嗞了一泡!厲害呀!我已經跌在地上不能動了。

  扭打又開始繼續,此時兩人已經搖晃著做起身來,下面仍然沒松開,大概剛才的刺激太激烈了,所以依舊互夾著,“叭”、“叭”……,“哦——啊!”兩記耳光?

  呵呵,不是,她們倆竟互扇乳光!四只乳房便隨之抖動不已。上面相對的臉更是都很是憤怒,不過在我看來,這種樣子更是性感誘人。

  “呸!”“呸!”相互又往對方臉上吐了一口唾沫,正好都吐在對方嘴角,順著又流在胸勾和乳房上,其中一個突然低嘶了一聲,張嘴猛向對手咬去,正好咬在對方的下巴上,

  “啊——!”

  “喔——!”

  喔!老天,可別咬壞啊!我心里急道。

  兩個雞都嘶吼著,被咬的那個雞一手抓向了對方的乳房,另一手狠拉對方頭發,搖著頭,這時由于臉上的汗和唾液較多,咬住的下巴滑開了。

  咦?連個紅印兒都沒有,只有一小道白印兒,呵呵,大概是比較累了,用牙咬沒勁了!我的心才放回到肚子里去,不過這回兩人都沖對方張開了嘴巴,喔!

  “嗚——嗚—!”居然咬在一起了!牙咯著牙,唇貼著唇,誰也不松口,舌頭更是對頂著把自己嘴里的唾液拼命吐到對方口中,就是仔細看也象是在接吻,真是太……那個了!

  開始咬架的那個雞也一手抓向對方的乳房,雙方的乳房又滑又膩,兩個又都沒了力氣,終于各自捏住了對方腫脹的乳頭,相互揪拉著,大概此時催情藥力還沒過去吧!又都對對方乳頭不時地撚動揉搓……

  我想再這樣下去,很快第二輪高潮就會發生!還是把她倆分開吧,不過我看的面紅耳赤,身軟腿麻,竟也沒有力氣了……

  兩個女人就這樣又厮打又色情地搞了半個多小時,在最后一聲長長的雙重沈悶呻吟聲中,相接的下體再一次對噴,這才同時松開,癱軟在潮濕的地毯上,嘴里喘著粗氣,一動也不動了。

  我站起身來,打量了一下戰場,兩個雞身上滿是狼藉,肚腹,下體和大腿滿是極多的白色粘液,身上臉上全是唾液和汗的遺漬,地上有不少揪掉的頭發,也分辨不出來誰是誰的,不過比較短的能看出來,那是因糾纏在一起撕落的陰毛,每一小束都是棕黑相間,帶著白色的粘絲盤在一起。

  唉!真是刺激呀!怪不得國外catfight這麽熱!

  我把她們倆都擡到了床上,兩人雖然身子累的不能動彈,可眼睛可沒閑著,躺在一張大床上,眼睛還都努力扭向對方,互看著,眼神怪怪的,都很複雜,大概都很奇怪自己今天的行爲……

  晚上,我把她們倆收拾利落,叫了兩輛出租車都送回去了。現在這兩個雞仍然和我關系密切,我問她們的感受,一個很腼腆,一說就臉紅的不得了,不過眼神中透出非常向往的目光,另一個則比較激動,當時的什麽想法和感受全都告訴我了。

  呵呵,我問她要不要再和對方較量一次啊?她脫口而出道:

  “來就來,誰怕誰呀!!”……。